一只大锤砸

【洋灵】涩

双向暗恋梗

他们属于对方

ooc属于我





明天就要去参加节目了,公司也没有安排练习,四个人早早地蹬着小黄车回了宿舍。临到楼下,灵超想吃糖,知道木子洋宠他,硬拗着木子洋陪他去买。两人跟卜凡岳岳打了声招呼,打打闹闹到了便利店。

灵超终究还是少年人心性,吃个水果糖就开心得不得了,在便利店里挑糖果,眼睛弯的跟小狐狸似的。木子洋拿了两听啤酒,看着眼睛亮晶晶的小孩,嘴角不由得也上扬了几分。

回宿舍的路上,灵超兴奋得不行,对马上要参加的节目充满了无限的期待,俨然忘记了这是个比赛制的节目,自己随时有可能被淘汰出局的事实。木子洋在后面跟着,决定不去戳破灵超的美好幻想,尽管他知道要想灵超成长,有些幻想,有些美梦,就必须戳破。

做梦也没什么不好嘛。木子洋想。他自己不是也在做梦吗?放弃他本来的事业,他的秀场,变成素人,从零开始当一个练习生。只不过他的梦做得太长了,让他自己有时候都怀疑这个梦的可行性,在宿舍窄小的床上辗转反侧,为了一个梦彻夜难眠。

木子洋看向前面的灵超,少年人总是充满了活力,就连走路的步伐也轻快的很,像只小兔子,蹦蹦跳跳的。

发觉自己对灵超的情感越界,是什么时候呢?是上次去游乐园,在鬼屋里被他抱着,突然感到安心的时候吗?还是看见他吃糖把脸撑的鼓鼓的,就总想去捏两把的时候吗?又或是那次去韩国被灵超突然亲了脸,心里的欣喜得快要掩饰不住的时候呢?

木子洋不知道。

但他知道自己对灵超的情感,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变了味,却还装作什么也没改变一样,以哥哥的身份陪在灵超身边,享受那些他本不该拥有的亲近。

真自私啊,自己真自私啊。木子洋苦笑。可有什么办法呢?他木子洋不是那些还处在青春期的小女孩,能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感情,表达对灵超的爱意。他是个1米88的大男人,也早已过了青春期,不能凭着冲动去做事。可偏偏木子洋感情丰富得很,他的爱意有时候自己也掩饰不住,全写在眼神里,投向灵超的目光直白得让人一眼就能看穿。幸亏灵超迟钝,还是只把木子洋当作哥哥,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行为过分亲密,会惹人遐想。


灵超毕竟还是小孩子,什么都觉得新鲜。一条走过百八十遍的路,还是这看看那看看,时不时转过头来跟木子洋说点什么,咧嘴一笑,一口小白牙在路灯底下,亮得简直晃人眼。

走到宿舍楼下,天已经黑了。本来这城乡结合部就没什么人,天一黑,大家都窝在家里,大街上空荡荡的。两个人的脚步声在寂静的夜里被放大,啪嗒啪嗒地敲在木子洋的心上。

灵超那么好看,性格也可爱,上了节目一定会有很多人喜欢吧,木子洋没来由地想。尽管这是好事,可木子洋的心里却酸得冒泡泡,出去以后,小弟就不是他一个人的小弟了,他会成为很多人的灵超,被别人簇拥着,那个时候,他还会这么在意自己吗?还会像现在这样黏着自己吗?如果灵超最后在节目里出道了而他没有,又怎么办呢?一年时间说短不短,说长不长,却能改变很多事情,要是……木子洋突然有点不敢想下去,他好想把此刻的时间无限延长,好让灵超能永远留在自己身边。

“小弟,”木子洋停下脚步,被自己低哑的声音吓了一跳“陪哥哥坐一会儿,好吗?”木子洋很少对灵超提出什么要求,他知道灵超不会拒绝。

“嗯?”虽然有疑问,灵超还是乖巧的挨着木子洋坐下。两人并肩坐在台阶上,木子洋从便利店的塑料袋里掏出一听啤酒,“嘶”的一声,白色的泡沫在空气中翻涌,正如他内心翻涌的苦涩。


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会天,期间灵超嚷嚷着也要喝酒,木子洋耐不住他磨,给他喝了口,拿回来时惊觉这好像是间接接吻,顿时心跳如擂鼓,强撑着面不改色地喝了口啤酒,末了还砸吧砸吧嘴,大概是心理作用,觉着这酒突然好喝了许多。木子洋曾不止一次看着灵超形状好看的嘴唇,猜测灵超的嘴是不是亲上去也像看上去那样柔软,带着水果糖的味道。但这样的幻想每次都在木子洋对自己的唾弃中结束,木子洋啊木子洋,小弟还没成年呢,你居然对未成年人有如此幻想,简直是禽兽!然而骂过自己之后再看见灵超红润的嘴唇,木子洋还是会不自觉地咽口水,脑子里浮现的旖旎画面,按都按不住。

“真遗憾啊,”灵超的声音把他从乱七八糟的思绪里拉回来,“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没谈过恋爱,现在做了练习生也没办法谈了,在人生最好的年纪,居然没体会过恋爱的滋味!”


恋爱啊, 想到灵超以后终归会恋爱结婚,和一个木子洋不认识的人共度余生,木子洋的心里总有点酸涩,但他仍挂起笑脸,装作开玩笑地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口:“要不,咱俩在一起得了。”

秋天的夜里,空旷的大街静得让人害怕, 半晌没得到回应,木子洋疑惑地抬起头,却发现灵超也在看着自己,眼睛里全是他看不懂的情绪。

木子洋心里咯噔一声,他发现了吗?发现了自己的阴暗心思?他是不是早就知道了,只是一直不说破,任由自己在他身边以哥哥的身份满足自己的私心?这一次,是不是,连哥哥也做不成了。

木子洋看着灵超的眼睛,脑子里转过无数种可能。灵超的眼神叫他看不透,四目相对之间,不同的情绪在黑夜的阴影里涌动,两双眼睛的距离却被灵超小心翼翼地缩短,最后,灵超的睫毛颤了颤,两人的唇贴在了一起。

木子洋的大脑当机了一秒,身体却凭着本能回应。灵超毕竟缺少这方面的经验,吻技青涩而笨拙,接吻接得毫无章法。木子洋回了神,借着自己比灵超年长更有经验的优势,左手扣着灵超的后脑勺,反客为主,加深这个意外的吻。唇舌纠缠间,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在这个吻里,被悄悄地和盘托出。木子洋恍惚中,觉得这个吻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,长到他能数清灵超眼睛里的星星,长到他的心都快停止跳动。

木子洋放开灵超,两人的胸脯剧烈地起伏,像搁浅在沙滩上的沙丁鱼,却又都默契地不去看对方,空气中有奇妙的气氛在发酵。

最后,是灵超率先打破沉默。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“一直一直都很喜欢你。”

木子洋看向灵超,少年的眼睛一如既往的明亮,眼神里的坚定又掺了几分紧张。木子洋突然觉得自己真傻,原来自己之前的担忧畏惧都毫无道理;原来灵超的心思隐藏的这样好,让他也看不透;原来两人都在互相试探,却又迈不出最后一步,在边界摇摇欲坠。



木子洋眯起眼,像只猫一样的笑了。


“我也是。”


我也喜欢你。









【德哈】杂想

哈利站在摩金夫人长袍店门前。他推开店门,店里的布置陈设全和十七年前一模一样。
十七年了啊,他想。
物是人非。
哈利有点晃神,他好像又回到了十七年前的那个下午。那时的他刚刚得知自己是个巫师,初次接触到这个新奇的魔法世界,还会为对角巷里头的各式小玩意惊呼。
也是他头一回遇见那个淡金头发的少年。
哈利还记得他第一次推开这个店门,少年正不耐烦的试着衣服。一张苍白的尖尖小脸,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,还有,灰蓝色的眼睛在阳光下闪着光。
然后他知道了对方的名字。
“我叫德拉科•马尔福,你叫什么?”
不很好听的名字,哈利在心里想。但他没想到,这个名字会跟他纠纠缠缠这么多年,不曾离去。
少年又谈起分院,谈起魁地奇,这些都是哈利不懂的事,于是他便只茫然听着。可接着少年却又说到海格,一副不屑的样子,让哈利生气。
这时哈利才猛然明白,自己和这个高傲过头的小少爷绝不是同一类人,他们大概再不会有什么别的交集。
可当德拉科在哈利面前伸出手,哈利才发现自己错了。他看了看德拉科:尖尖的脸,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,刻薄的唇抿在一起。只有那双眼睛生得好看,为他增色不少。

哈利的心突然跳的好快。

但他明白这个人不过是徒有外表,他们的不同点太多太多,永远不可能成为同甘共苦、出生入死的伙伴。

他多希望当时的自己说:好。 然后握住那只手。




可他没有。